色姑娘综合站-色姑娘综合网久久 色姑娘综合站备用:169g.com
首页  »  成人小说  »  陆夏兰的沦陷
陆夏兰的沦陷 发布于:2018-04-29

陆夏兰自结婚後,每日便被公公言语调侃轻薄,就算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婚前早就知道公公在公司里风评不好,但在未对自己下手前,还是半信半疑。甚至一度因为和丈夫相知相惜,还会在茶水间聊天之际为公公平反少许。当时却是不知这婚後之後公公开始变本加厉,原来的玩笑话变成彻彻底底的黄腔。

  自己丈夫是家里独子,与公公感情非常深厚,公公企业帝国做的庞大无比,听得丈夫说小时还得身兼母职,不惧商场上的对手以此瞧不起自身,也不以参加丈夫运动会,学校母姊会为耻,反引以为荣。

  头几年丈夫因为母亲早走,公公身为男人做这等事当然有些不适合,丈夫便对公公非常不能理解。

  丈夫说到了自己国三那年,父子间因为一件意外,丈夫才体会到那比一般人更加深厚的孺慕之情。至此丈夫的心智长成,一朝却是比起一般男人更加豁达成熟。

  国三那年公公自此无後顾之忧,加上丈夫的改变,变得开始会体谅照顾公公,两者在学习上,事业上相扶相持,教学相长,这才造就了这巍巍高氏帝国。

  如此背景…,公公这几日的行为却叫夏兰如何说得出口?

  丈夫这日又外出洽公,说是得十日才得回来,算了,今晚还是睡公司内丈夫的休息间吧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       陆夏兰半躺在床上看着这季的报表,本来这是身为经理的丈夫的工作,但丈夫身在外地,公公便把自己提了半阶,挂个虚衔代理经理,属意由自己来分析这季的数据,两日後在季跨部会议上提出发展大纲。

  对着对着只觉发现了一处诡异,应该要针对这点在大会上提出,却始终差了一点灵感,只得再拿出已看过的部分重复校阅。

  「…奇怪,原来不是特殊毁损造成这批原料短缺,这季工厂制造线没有太大的失误纪录,输出量也正常,那不就得追述到采买人员或者收货点货的物料课了…父亲…」却是陆夏兰父亲就是高氏物料课的经理,当初也是这契机才有高陆联姻。

  无声开门果然见媳妇只着睡衣躺在床上,一旁还散落了几叠资料,嘿嘿嘿…「夏兰,夏兰?」见媳妇没有反应,戏子做足又检查了一下茶壶,果然大半壶茶水已经被喝下,高大帅自此定下心来。

  这档子事早已不是第一次做,熟练的褪下美媳妇的一身衣物。便见那对大乳颤颤,这处芳草戚戚,高大帅早已幻想了多日,对於梦中出现多次的物件还是感到几分惊艳,当人更多是陆夏兰是自己媳妇…高大帅扑上去对着陆夏兰脸上一阵乱亲乱啃,舌头探入媳妇嘴中,舔着媳妇小嫩舌,对着口腔刮扰,直到全部印上自己的印记,和自己的味道。

  自己儿媳妇的奶子不小,却是水球形的,站着的时候还能吊挺着,但只要躺下再来看便摊成了一片,当然能有个诱惑人心的弧度,触感冰凉柔软,这个季节脸靠在上面很是舒服,高大帅身材不大,扑在高挑俏丽的陆夏兰身上就像猴子搭在上面一样。

  高大帅右脸躺在媳妇奶子上享受那冰沁入心的感觉,眼珠子看着自己一手三指一捏媳妇另一边乳头提起又放下,就像竹筷子提大汤包一般。新拨鸡头被捏的便红,奶球聚拢收束然後荡回散开。只看的高大帅气血上涌,下身坚硬如铁。

  玩得尽兴,高大帅不再耽误时间,一口唾沫吐在右手掌胡乱涂抹一下枪身,剩下的抹在儿媳妇壑丘内,便挺枪刺了进去。

  「阿嘶!」虽也是沙场老将,但自家人打自家人却还是带给高大帅无法言喻的妙趣和激情。只觉得身下女人才是真的唯一,而自己此刻就在世界的中心瘸着这世间唯一的女子。

  当然!是偷偷摸摸的瘸!是偷偷摸摸狠戾的用力的瘸。

  高大帅这会刚提起陆夏兰一只脚扛在肩上,整个人跨坐在另一条腿上,欢快瘸了两百来下,直瘸的陆夏兰下身汁液横流,陆夏兰身上也起了细密的汗珠。鬓发黏贴在额上,脸上身上早已桃红一片。

  拿过头枕放在媳妇屁股下面垫高,把媳妇大腿根部折过压在肚皮上,自己两支猴子手环抱媳妇双腿,然後整个人趴了上去接着瘸,这一式虽不能瘸的深,却是最能瘸的重,瘸的巧,又是两百来下,瘸的陆夏兰黛眉皱起,琼鼻张阖,呼吸加剧。

  看着儿媳妇下意识的轻微扭动,体会着陆夏兰温软湿热的肉腔蠕动,高大陆简直瘸红了眼,快失去理智!

  又是两百来下,高大帅舔起了儿媳妇无毛白瑕的小腿,吃着儿媳的汗汁,终於一发射在了陆夏兰的花心深处,灌进了自家人的子宫之内。

  「哈…哈…哈哈…」这一发高大帅直抖动了半分钟之久,因为姿势的关悉,却是一滴未漏,全部被儿媳妇吞吃了进去。

  陆夏兰觉得自己就身处在一个火炉之中,虽然自己的体质比其他人更能耐热,但这温度似乎是从体内串起的邪火,一点点一丝丝却能星火燎原。

  陆夏兰觉得自己就像在一个长夜,漆黑不能视物,只能感觉到那慾火烧了几百年,整个世界已经全是火焰。那火焰着体没有痛楚,只带着无尽的酸软乏力,许久。

  突然间自己被一串火焰击中了下身,只觉得天崩地裂般的…快感!袭来!

  然後,「啊啊啊…」陆夏兰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声音。然後,她知道她醒了。

  陆夏兰从来没有这麽疲倦过,是谁在顶着自己?

  「啊啊…嗯…啊哈哈~…」有人在侵犯自己!

  有人在干自己!陆夏兰想要睁开眼睛看到底是谁在侵犯自己却无力到睁不开眼皮,只能本能地拿双手去推,扭着身体想要摆脱。


  却不知在高大帅眼中看起来,陆夏兰只是双手胡乱无力的摆动着。

  陆夏兰竭尽全力挣扎着,那频率…却似乎被带着应和起了高大帅瘸动的频率,陆夏兰发觉之後只觉得羞愤异常,却在也没法停下。跟着扭动着…在这极乐的海洋里浮沉…「呼…昂…啊哈哈…呼…昂…呼呼呼」陆夏兰意乱情迷喊着,渐渐的也不知道自己在喊着什麽了。

  自己被摆弄成了观音坐莲,爽腿勾住高大帅下盘,双手在肩上环抱住高大帅,头枕在其上,鼻息间尽是平常觉得恶心的中年人臭味,这时却是觉得这根本是世上最烈的催情药,自己是既不想文感到恶心,却又极度贪婪的大口吸着。

  「呜呜呜…」自己又被对面那猴子吻上了啊,啊啊啊…不行不行…却又是自己怎麽会主动抱紧对面那猴子脑袋,舌头也自己卷了上去了呢!啊啊啊呜呜…这猴子的舌头好刺,嗯嗯…猴子的口水渡过来了,有点苦…有点臭…但是…却是自己却是有点喜欢上了这味道…又是咽下了两口。

  突然!一阵悸动从自己下体传来!逼得自己终於睁开眼睛!

  一看竟然是公公!自己如遭重击!一阵天旋地转下却是有失禁之感,当下也顾不了那麽多。

  「…公公停下! 哈哈!公公停下,先停下,我我…我要尿啊,先,先让我尿啊…」高大帅知道陆夏兰早已醒来,却不想这时她睁开眼睛,下了一跳,感觉自己有点犯傻。

  「哈,哈,哈,夏兰,你要尿啊,哈,哈,哈…」下身却是不停瘸着。

  「那就尿吧,哈,哈,我不介意的,哈,呼,哈…」「!」 「别,别啊公公,求你停下,我们不能这样,哈,哈,求你,哈!」又是十来个来回,陆夏兰等不到高大帅首肯,只得悲愤换个说法。

  「等,等等   公公! 先让我去,去尿,待会在瘸,待会夏兰在让你瘸啊,快停下!!」看着儿媳妇现在鼻涕眼泪乱流,却又依附索取难耐的模样,高大帅觉得下体又涨了一圈。等等!自己有一个好主意!

  「夏兰你说的可是真的?呼,哈,尿完还让我接着干?」高大帅不动声色瘸着。

  「啊啊啊!公公,公公真的,我快疯了啊! 啊啊…痒啊酸啊我快忍不住了…我快疯了啊! 让我先,哈哈哈,啊啊呀呀啊!…尿完,哈,尿完再让你瘸啊!」陆夏兰激动得直冒鼻涕泡,口水从嘴角也流的一蹋糊涂,陆夏兰只觉得自己快受不了了。

  高大帅听了又是瘸了十几下才停下。「你可得说话算话啊,媳妇!」「哈哈哈,哈,一定,哈」终於停下却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感动。

  「好吧…」

  只见在陆夏兰哼哈声中,高大帅慢慢,悠悠,慢慢拔出大屌。

  「啵!」听到这一声,陆夏兰只想哭出来,大哭一场。

  却不知那禽兽高大帅…嘿嘿…呵呵…嘿嘿!

  「嗯…公公你在干嘛,公公,不要」

  高大帅托起陆夏兰的屁股,趁着陆夏兰的虚脱无力把它摆成了肩颈触地,在用自己下身顶住陆夏兰的後背和屁股。然後分开陆夏兰双腿让它自然挂垂在两边。却是一式玉观音倒坐莲台的变化形,整个私密处也盛开在高大帅的眼前。

  「啊啊啊…」陆夏兰吓到说不出话来,然後是尖叫「呀~公公,公公你在干什麽,快放我下来啊!公公…」「夏兰啊,你不是要尿吗,没事,尿吧,公公看着呢。」说着也不嫌脏,变用手指拨开小豆子的皮,挑弄了起来。

  「哈呼…哈…」刚刚的娇喝已耗尽了陆夏兰最後一丝力气,只能转着大气,好的事被公公一吓,尿意思乎消退了一点…还好…,只等自己回复一点…!

  等等!那老猴子在干嘛,怎麽碰自己那里!他疯了!

  却是高大帅忽得兴起,伸出左手小指便桶进自家媳妇儿的屁眼!一阵抽插!此情此景快让高大帅下体爆裂,但他还没写完剧本,只得蹭着陆夏兰的後背,马眼里的液体使的陆夏兰的背部黏滑无比,舒服的要紧啊!

  高大帅停下插着左手小指,左手拇指食指分开陆夏兰小阴唇伸出。这还没完,右手两纸捻着一束毛发便往媳妇儿尿孔扫去。

  「!…!!!!…!!」陆夏兰只觉得自己被玩坏了,只能发出无声的嘶哑,吸不到一点空气,听不到半点声音,只能数着毛发第几次扫过自己的尿孔。怎能怎能这样,呜呜呜…无声中,两人都在等着那事发生。大约是五六秒後,陆夏兰瞳孔缩成针尖,然後─「昂嗯~~~~~~~~~」

  一盏淡金黄花盛开,黄花摆动,花蜜流溢,一股细不可闻的骚味也弥漫开来。

  「哈哈哈哈,媳妇你看你看,尿了尿了!哈哈!」高大帅一阵狂喜,便低头浅嚐了起来。

  「啊啊~~~高大帅你、你你你不得好死啊,啊,呜呜呜呜,啊啊啊…我不活了啊…呜呜呜呜呜…」泣诉中,高大帅不管不顾依然故我,金黄尿液三成进了高大帅嘴中,剩余的大都喷溅在高大帅脸上,然後下在陆夏兰脸上。小一部分财顺着陆夏兰肚皮、肚脐,双乳,脖颈。直尿的陆夏兰自己全身,满头满脸,一头乌亮秀发也沾了不少,灯下美人浏海浴尿图,当是绝品。

  水花小了下来,唯有一两股余尿一喷一喷的高大帅也不去理他。离开陆夏兰的身子,自去一旁粧台前捣蛊着什麽,留下陆夏兰侧躺在床上依旧哭咽着。可怜高大帅射了四五次,这时才流了出来,和着金黄尿水是那麽的瑰丽,那麽的凄伤。

  高大帅终於捣蛊好了,吞了一颗药丸後,拿着一罐早餐店酱料灌似的软胶瓶走回床边,对着儿媳妇白皙华亮的美背就躺了下来。探出手从腋下穿过便摩娑玩弄起陆夏兰左乳和鸡首。

  陆夏兰这会正自哭的肝肠寸断,用手拨了几次无果後,便当被猴子啃了,不去理他,自哭自的,直想把委屈一次哭出来。

  摩娑一阵直至哭声稍小,感觉陆夏兰体温渐渐升高,身体又诡异的蠕动了起来。高大帅把头靠过先是舔起陆夏兰耳朵,感觉一阵颤栗,却又没有反抗,这才咧起邪笑。

  高大帅轻咬着耳朵软骨,然後说来。

  「乖乖儿媳啊,你应该看过那份季报了吧,那你应该不知道你丈夫我儿子确是我亲自调开十日的,知道我为什麽调开我儿子吗?嘿嘿」看到陆夏兰停止呜咽,停止蠕动,甚至停止呼吸,知道儿媳已经把注意放到了自己身上。接着说下去 ─「因为你爸,我亲家有?问?题!你总不会看不出来吧!」然後狠声接着说。

  「这事我得自己报仇…,你别想着如何了,罪证确凿,你好好配合我还可以考虑别整死你爸…!」「别瞪我!你考虑好」

  许久之後,陆夏兰颤颤提起公公的手按向自己奶子。

  夏日月光清澈似水,这夜无眠。

  那灌软膏最後分三次灌进了陆夏兰的二十六岁小菊花,最香艳的镜头当是陆夏兰小菊花咬着软灌尖细嘴部,吊着一瓶半空软膏,双手被走在前头的高大帅牵进浴厕,因为高大帅的恐吓,陆夏兰不敢让瓶子掉下,只得鳖红了脸,用菊花噙着小罐,缩紧了屁股瓣,莲步挪进了浴厕。

  最难堪当是当着高大帅的面排泄了四次,其中一次又失禁了,只羞的陆夏兰大哭起来。

  「嘿嘿,媳妇儿,夏兰儿,虽然抹了润滑液加春药,你还是得放松啊,不然非得痛死你,到时你又得失禁了。」「… …」陆夏兰自当狗吠,面无表情只等狗啃。

  高大帅却觉得自己的威严受损,猴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眼眯起,便用力一反手扇在骚货屁股上。

  「贱货!不会回答啊!那乾脆回你家去看你爸早晨开会如何被整死,我会叫警察检察官记者在外面等着的,吃里扒外的贱货!」「别!公公,别,我说我说,呜呜呜,我说…」陆夏兰,僵硬的挺起了屁股。

  「公公,您放心地来吧,兰…兰儿准备儿好了,没事儿,兰儿放松了。」「嘿嘿…贱人,非得如此作贱自己…早点配合不好吗」高大帅用熟悉的小指最对味,哦,用小指探进菊花挖抠一番,看着抽出时肉壁吮着小指不放,这才确定自家儿媳妇没在刚刚拉脱了处女嫩菊。

  再不等东风,直坐猛虎下山捅进了陆夏兰的屁眼。

  「呜呜呜…慢点…你慢点啦…」

  陆夏兰屁眼无法控制的咬紧那根巨物。有几次甚至怀疑根本就是想绞断自己的下体。啊啊啊,舒服的高大帅直呻吟,这可不常见,这紧度!

  一阵好瘸,三四百下後哀号渐小,却是两人在体式挪换之间已然互拥纠缠在了一起,现在高大帅棍子插在陆夏莲屁眼里不动,两人却好似忘了一般,公公儿媳妇正舌吻在了一起。

  半倘,高大帅头拉开了距离,两人同时睁眼,只见陆夏莲这时双手还环抱着高大帅的头,感受着自己屁眼里的硬物,存在感是如此的大…这晚开始到现在已然过去三个多小时了吧,陆夏莲这才有空来好好检视一下自己。自是知道屁眼里塞着一根棍子,二十六年来从未有过的感受,微微的痛楚现在好像已经藏得很深,不细细体会很难发现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诡异的充实感,还有点痒痒酸酸的感觉。说不上讨厌了,只是让自己很在意,还影响着自己的思考。

  自己的花境内只觉得黏腻,好似还在分泌花蜜,这是在准备迎客吗?陆夏莲对於自己身体的反应有点凄楚。但又有一丝无法否认的渴望。自己全身都有细汗,白净油亮自己都有点心动,这还是自己吗?怎麽感觉比平常还美呢?一股难言的气味不晓得是自己的还是公公的…陆夏莲乳头抵在高大帅乳头上,他的褐黑,他的却还是粉嫩嫩的粉红,强烈的对比撩拨着她的情欲,她决定不想了。今晚自己只想当个小女人了,随他去吧。

  「唉,公公…,夏莲美吗?」陆夏莲笑不出来,好像心中一阵空明,却是冷言问出这句话。

  但渐渐开始桃红的脸庞却不是如此,只看的经验丰富的高大帅一阵无声窃笑,两人这时心意相通,陆夏莲只得闭上眼廉,嘟起双唇,示意公公来吻!

  高大帅一声大笑,知道今晚这连环计至此算是水到渠成。吻了上去。

  两人一阵翻滚,今晚夜未眠。

  陆夏莲不记得昨晚的每个细节,只知醒来时,床外早已大亮,自己嘴里还含着公公的鸡巴,公公舔吸着自己的小豆子,左手小指还插在自己屁眼里,她就这麽喜欢自己的屁眼吗?连睡梦中都还插在里面,那感觉让陆夏莲心里有点复杂。

  看着公公近在眼前的风乾老菊花…,要不…要不试试…?

  陆夏莲一时好奇心起,吐出软趴的鸡巴,伸出小香蛇对着老屁眼就是一舔…「哇呸!恶…」舔到的那一瞬间陆夏莲吓了一跳把自己给吓醒,怎麽自己这是疯魔了啊…呸呸呸。

  挪动下身摆脱高大帅,自去浴室里洗漱清洁了。

  一阵畅快,沐浴时伸指把两条花径内的白泥抠挖出来又是一阵尴尬,特别是自己的後庭,得吸气、憋住,再排出…哀…自己这是够下贱的了。

  出来时高大帅早已醒来抽着事後菸,看到这畜生还能说什麽呢,不知道今日、往後还要如何作贱自己…不能输!自己不能输!

  字节:12461

        【完】
相关推荐: 上一篇:巧音女秘书 下一篇:没有了